古纸

古纸的性别是古纸。

海纳百川15

一贯笑眯眯的惠比寿一脸严肃的看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荒,鲤鱼旗早已插上,惠比寿从鱼篓中翻出一把银针和一堆瓶瓶罐罐,将银针浸入酒液之后再火上过一下,找准穴位一针刺下,不过魇住的荒并不会让治疗的过程那么的顺利,似乎是把扎针的惠比寿当成了什么危险人物,不住的挣扎着,荒川急忙按住他,却不料越是压制荒就挣扎的越厉害,折腾了半天,荒川火气也上来了,索性一把扯下荒的腰带把人捆了个结结实实,扎完针后喂药又是好一通折腾,荒咬死牙冠就是不肯开口,好不容易撬开嘴还被他咬了好几口。等到折腾完,天都快凉了。

手持火把的人挥舞着火把像是在驱赶野兽,手拿农具的人用农具敲打在他身上,怀抱孩子的人在叫嚣着杀了他,为什么,我只是预言错了几次,为什么都认为我在骗你们,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少年啜泣着向冰冷的大海走去,海面淹过了膝盖淹过了胸口淹过了头顶,然后,整个大海就如同打碎的瓷器一般碎裂,八颗丑陋扭曲的蛇头缠绕在一起,蛇口中喷洒着剧毒的瘴气,而在它的阴影之下,则是一片死寂的平安京,鲜血洒成的红地毯从城门一直延伸到皇宫,而铸就这地毯的却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晴明、神乐、小白、博雅、白狼、妖刀姬、酒吞、茨木、荒川、大天狗、雪女、黑晴明……然后这些面容连同蛇头一起扭曲了泡沫,少年再次沉入深海。

“啊~呜~嗯~”喝完药刚老实了没多久的小孩又乱动了起来,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什么,荒川凑到他耳边也没听清楚他在嘟囔什么,“喂,醒醒,喂小子,快醒醒。”荒川伸手拍打着荒的脸,见他没什么反应就加大了些许力度,然后砰的一下就被突然弹跳起来的荒撞了个满头。

好不容易从噩梦中苏醒的荒一下子被撞的头晕眼花又倒回了床上,好一会儿才真正清醒过来,清醒过来的荒突然发现自己正以一个手脚被缚的姿势被荒川罩在身下,而面前的人则一脸阴沉的捂着额头瞪着自己。

“小叔叔?”荒率先打破了尴尬的氛围,他动了动手示意荒川先把自己解开,见荒川没有反应,他又把手举得更高了一些,“小叔叔,能不能先帮我解开。”这次荒川动了,只不过不是解开,荒川拽住漏出来的一截腰带,然后干净利落的捆在了一旁五斗柜的脚上。

“既然已经从噩梦之中脱离了,那就没什么大碍了。”惠比寿又恢复了那副笑眯眯的模样,不过手上一点也没有马虎,针刚拔掉,药方就已经写好了。“不过这药还要喝上几副,之后大人也要多加注意,头疼不难治,可是这心里的毛病可就不好治了。”送走了惠比寿,房间里面一下子又冷了起来,荒川抱臂坐在墙角假寐,荒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绳子,又看了看墙角的人,八岐大蛇扭曲的面容和倒在血泊中的众人猛地进入了脑海。“小叔叔,我刚刚梦到了八岐大蛇。”

荒一五一十的向荒川描述了梦中的内容,梦中黑晴明一行人同晴明一行人一样遭到毒手,足以说明他们并非与八岐大蛇一道。还有那身披战甲的少女,她此时应该还在皇宫中沉睡。只是这次的预知相对以往的预知显得过于模糊,这究竟是即将发生的未来亦或者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梦,连荒也无法确认。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