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纸

古纸的性别是古纸。

海纳百川9

转眼,荒已经客居荒川庭院一个月了,从那夜之后,荒已经从惠比寿口中了解到了荒川未说出口的那些情况。不知是因为受伤太重还是因为二口女用了什么咒,白日间看似正常的荒总会在夜晚无意识的游荡在庭院,若是被人出声打扰还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攻过来,曾差点失手杀死胆小的椒图,至于荒川之主,虽然也伤的不轻但毕竟身处荒川,早在惠比寿将水獭交给荒的次日就已经恢复了大半了,若非荒的异常,只怕荒川绝不会以水獭状态待在他身边数日。尤其是椒图一事,若非荒川及时出手,只怕椒图早已找阎魔喝茶去了,只是为了救椒图,荒川强吃荒的大招之后差些被逼的狂化,还好河童和惠比寿及时到来才阻止了这一悲剧。

不过这也让荒意外的发现了荒川之主鲜为人知的一面,看似严厉而暴躁的大妖私底下对于手下的小妖温柔的很,椒图喜欢人类的小玩意,人类供奉的小玩意基本都让椒图拿了去,鲤鱼精天真烂漫,河童暗恋鲤鱼精多年,荒川便总是派他两一起做事,金鱼姬没大没小总是一口一个大叔大叔的叫,荒川之主每每都称她死丫头,但却从未真正动怒,对惠比寿总是尊敬有加,那天鱼头妖怪名为海坊主则是他的好友,二人经常一起对饮。这一月间荒川之主虽看似未曾放一丝一毫的心在他身上,但私底下安排的却是极为周到,在发现荒的异常之后,不仅让惠比寿去寻找桃花等名医,还打发了手下小妖去搜寻药材打听情况。若非金鱼姬一时嘴快,只怕荒到离开之时都不会察觉到什么异常。这种反差真是不自觉的令人感觉有些……可爱?

荒感觉自己似乎有些陷进去了,明明看上去那么威严的一个大妖,却偏偏在这些日常的小事中显得格外平易近人。

“臭大叔。”金鱼姬怒气冲冲的冲出庭院,八成又是因为某些小事和荒川拌嘴了,想到这里,荒慢吞吞的往院中走去,果不其然,荒川之主摇着扇子站在院中,“今日又是何时?”荒故意问道,“与你无关。”意料之中的回答,“没想到堂堂一川之主,每天竟然会被一个小女孩呼来喝去。”荒故意激道,“你想说什么?”荒川之主眉头一皱,已是有隐隐怒意。金鱼姬常常和他顶嘴,虽然偶有伤人之语,但念其年幼,又是惠比寿的孙女,因此对她总是分外包容。说到底和小辈拌嘴这种事也只是他的家事而已,但是荒这个外人的探寻却让其感到分外不快,纵然这个孩子有着身世可怜,且梦游一事亦让他费力不少,但这种随意探寻他人家事态度却让他分外不悦。不得不说,荒川之主在这个意义上意义上还是相当护短的。

“没什么,只是平时老听金鱼姬对你大叔大叔的叫,感觉你被她喊老了不少。”荒凑近荒川之主,“荒川之主的样貌明明如此俊朗。”

“无聊.”妖的外貌因其成因而有所变化,但哪怕对一个普通小妖而言,改换容貌之术也是信手捏来的,因此除了少数以外貌诱人从而猎食人类的妖怪而言,外貌如何对于妖毫无意义。“容貌不过是皮囊而已。”

“的确,只是觉得大叔这个称呼于荒川之主不太配而已。”

“那汝觉得什么称呼才配。”荒川之主眉间已满是风雨欲来之势。

“小叔叔如何?”

-----------------------------分割线---------------------

考试考完啦,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不知道下章写不写得完啊,谈恋爱什么的好难

暗搓搓的让荒调戏了一下荒川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