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纸

古纸的性别是古纸。

红1

这是个坑

这是个坑

这是个坑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我最近无聊把自己以前开的坑都发一遍




cp为秦瞳 现代向 为十年的副篇







你们所坚持的公平,正义,不在这里,也不在这里.这里只是一团肉块罢了.我切开来看过,这里,这里,什么都没有.

 

瞳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烧杯,颜色诡异的液体正在慢慢地冒着一指左右大的泡泡,然后,渐渐的开始变色,变成了如同鲜血一般的红色,然后呢?

“砰”,烧杯瞬间爆炸,咦?身体不由自主的向着墙边飞去,爆炸的不只是烧杯,还有自己所在的研究室.鲜血从蒙住了眼睛四肢百骸都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然后……..

 

瞳从噩梦中战栗的惊醒.眼前所见是是医院干净而没有生气的屋顶,瞳愣了一会.自己之前应该是在实验室里进行实验,然后就是爆炸以及,以及什么来着的?

“你醒了.”

“你是谁?”习惯了一个人独处,瞳反射性的从床上弹起.却被严重的眩晕感给逼回了床上.

“别动,爆炸的时候你伤到了头,医生说是重度的脑震荡.要卧床静养.”男人的动作很快,闪到了床前把瞳按回到床上.

“你是谁?”瞳戒备的望着看着按着自己的男人.这个人的动作非常迅速.显然受过良好的训练.从他刚刚按住自己的力道看来,这个人对力道的控制非常好.瞳仔细观察着男人的脸.这个人长得很英武.”你是军人?”

“对,我叫秦炀.百草星海百将.”男人对于瞳一下就是破了自己的身份并不感到有多少讶异.”你先好好养伤,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要去想.等你伤好一些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你.”

“问我?呵呵,你想问我什么,是想问我实验室里面的标本都是哪来的?还是想问我等伤养好了是要绞死还是枪毙?”瞳冷笑道,”你既然是天罡,那么对你而言,让我在爆炸中死去,不是更好?”

“噗,你都在想什么呢.”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男人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放心吧,没人敢动你,当然,这是在你配合的情况下.”说罢抬手轻轻的打理了下瞳凌乱的额发,末了还不断的用拇指摩擦着瞳的左眼皮.

“手拿开.”瞳的声音瞬间降到了冰点.

“啊抱歉,你的眼睛颜色真的是太少见了所以一下没忍住.”秦炀赶紧松了手.”好好休息吧,你本身身体就不是很好,这次又的伤不轻.我就不打扰你了.”秦炀起身向门口走去”对了门口有个叫华月的姑娘等了很久了你要不要见见他.”

“华月?她来了?”

秦炀笑了笑,开门侧身让华月进来.自己则跑出门外静等二人谈话结束.

“瞳.”看着满身绷带躺在病床上的瞳,华月的声音不由得的带上了三分哭腔.

“哭什么?我还活着呢,要哭等到葬礼上再说吧.”瞳难得的戴上了几分戏谑.

“什么葬礼不葬礼的,呸呸呸,乌鸦嘴.”华月抹了把眼睛,眼角红红的.

“呵,好啦别说我了,谢衣有消息吗?”瞳迅速的转移了话题.

“这.”华月的眼里浮现出深深地忧虑,”没有,一点消息都没有.小衣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阿夜找他都快找疯了,这段时间谢伯母的身体又不是很好,还有小曦,她的状况你也知道的,瞳,我好担心阿夜,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我真担心这样下去他会………..”

“不会的,阿夜没你说的那么脆弱.”瞳静静的思索了一下,”华月,谢衣搬来这里之前是住在哪里的?”

“这,好像小衣是从纪山那边搬过来了.啊我懂了,我这就找人去查.”

“那件事小衣受到的刺激比沈夜更大,毕竟是自己的亲人.总会有所想念,顺着这条线查下去多多少少能查到些什么.”

……

华月推门出来的时候发现秦炀还没走.”这么晚了你不回家休息吗?”墙上的钟指向凌晨2点.

“上头让我负责看护他.24h”秦炀笑了笑,”到是你,这么晚睡对皮肤不好.早点回去休息吧.”

 

“你还没走?”再次走进来的秦炀明显感觉到了瞳的不悦.

“我可是你的24小时看护啊,怎么能走.”男人搬过椅子坐到了瞳的床前,不加掩饰的望着瞳的左眼.

“你一直盯着我看想做什么.”

“都说了你的眼睛颜色实在是太少见了.”男人的口吻就像是在谈论一件扑通的物品一样平常.

“够了,别再…….”瞳已经有些失去冷静了,声音也不自觉的大了起来.眼睛,又是眼睛,因为这与众不同的眼睛他经历了多少.如果不是如果不是……他早就把这只眼珠挖下来了.

“很漂亮,就像透过玻璃看着的红酒颜色一样.”秦炀没有理会瞳的失控,径自说道.

瞳一瞬间睁大了眼睛,片刻之后才缓缓开口:”你在说笑?”

“没有,真的很漂亮.”

 

“闭嘴!!!”瞳觉得自己已经很难镇静下来好好说话了,”你给我出去.”

“这可不行.”男人高大的身躯慢慢压下来,竟令人有种恐惧的感觉.”上面命令我好好看着你.”

眼皮上面传来略有些疼痛的摩擦感.瞳第一次感觉到这个人很危险.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这么好看的眼睛以后别遮起来了,多浪费.睡了这么久你也该饿坏了吧.我去问问医生你能不能吃东西,有什么想吃的吗?”

“滚.”

 

此后秦炀真的就如同一个尽职的看护一样,每天替瞳换绷带,擦洗身体,换药喂饭.尽管瞳对秦炀一直抱有戒心,但是身体确实不折不扣的好了起来.除了秦炀,最常出现在瞳病房里面的就是华月了.一开始华月几乎天天都来,后来看到秦炀把瞳照顾的那么好,渐渐来的次数就少了起来.瞳虽然不喜欢和秦炀独处,但是每次华月来的时候看到华月疲惫的样子瞳也不忍心让华月更加麻烦了.渐渐地也就接受了秦炀对自己的照顾.更何况,秦炀是真的很会照顾人.

 

“你明天就能出院了.”秦炀给瞳擦拭完身体.扣好睡衣的扣子.

“哦,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不用再看到你了?”瞳毫不客气的回到.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无情呢,好歹我也是寸步不离的照顾了你这么多天的人啊.我好伤心啊~~~~~~~”秦炀故意的做出了一幅受伤的表情,楚楚可怜的活脱脱像一只吃不到骨头的狗狗.

“滚”看到秦炀这幅样子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出院后必须接受军方的强制招安,鉴于你的身体情况,军方不采取强制监禁的方式,不过你仍然要接受24小时监视,监视人就是我,所以很可惜,你还是要天天面对我.”秦炀瞬间从卖萌状态变回了正儿八经的状态,这简直翻脸比翻书还快.

“嗯.”不知道是被秦炀瞬间变换的气场震到了还是什么,瞳老老实实的答应了.

 

不知不觉已经和秦炀共同生活了一个月的时间.独来独往了这么多年,瞳总算是有点习惯有个人在自己身边了.

“瞳吃饭了.”秦炀从厨房探出了个脑袋.

“嗯知道了,今天吃什么.”瞳推着轮椅坐到桌边.

“我做了你最喜欢的茶碗蒸,还有糖醋虾和爆炒杏鲍菇.都是你喜欢吃的,快来尝尝吧.”秦炀讨好的把盛满菜的碗碟往瞳面前推了推.

瞳夹起一块杏鲍菇塞进嘴里,细细咀嚼后给出一个中肯的评价“味道不错.”

“嘿嘿嘿,也不看看是谁做的.”秦炀现在的表情让瞳忍不住想要去看一看秦炀的屁股后面是不是有一条尾巴在晃啊晃.

“哦我说错了,是还能吃.”瞳无视了秦炀瞬间僵硬的脸.又夹起一块虾子塞进嘴里.其实秦炀做菜很好吃,瞳出院的第一天着实被秦炀的手艺惊艳到了.不仅色香味俱全,他甚至可以把一种食物做出完全不一样的味道,芹菜瞳最讨厌吃的东西没有之一,谁知秦炀竟可以将芹菜做的一点腥味都没有,吃上去脆爽多汁.瞳咬第一口的时候简直觉得秦炀一定是买了什么自己不认识的蔬菜骗他说是芹菜.瞳一直很好奇秦炀的手艺是怎么练出来的,按理说一个人生绝大部分都呆在军营里吃大锅饭的人应该能煮好方便面就足够令人称赞了.

“唔.”秦炀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饭,脸上的表情委屈的简直能拧出水来.

“噗…唔”瞳强忍着才没有把嘴里的饭给喷出来.

“呵,你笑了.这么多天第一次看你笑.”不愧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秦炀.脸上瞬间就换上了一幅成熟好男人的微笑.

“你看错了.”瞳毫不犹豫的否认.

“我没看错.”秦炀伸手抹掉了瞳嘴角边的酱汁,”你笑了.”

瞳不语,默默的扒着饭.

“多笑笑多好,你看你,成天就是冷冰冰的一张脸,又是一头白发,整个人都好像冰块一样.”

“不用你多事.”瞳猛然放下碗筷,迅速的离开了餐桌,”你不过是个监视者,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好了.”

“逗你开心也是我分内的事.”秦炀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瞳的轮椅.逼他正视自己,”为什么不肯笑,为什么要把这么漂亮的眼睛遮起来.瞳,告诉我好不好.”

“有什么值得告诉的,我的档案你应该一清二楚.”

“对,我的确对你的档案一清二楚,可我想听一听你自己的说法.”秦炀抓住瞳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瞳,我师父曾经告诉过我,心里有事,就一定要讲出来,哪怕是自言自语.要是一直憋着,它就会变成一块石头,压在这里.瞳,我想听你说说你自己.”

 

“既然知道,又何必要逼我自揭伤疤.”瞳甩开他的手,默默的推着轮椅回房却被秦炀一把抓住.”放手.”

“你是顺产出生,但你的母亲却在你出生后的2小时候莫名因为血崩而死,你第一次睁眼就下哭了刚来的实习护士.你父亲顶住众人的非议将你抱回了家,你7岁的那年,父亲在上班路上突发脑溢血,经抢救后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却成了植物人.你的亲戚觉得你不详,没有人愿意收留你,一年后,你父亲去世,你太小,家里面的财产被分了个干净,后来.”

“闭嘴.”秦炀第一次看见瞳真正失控的样子,瞳猛的转身,一把抓住秦炀的手腕,用了往下一带,自己也整个人摔在了秦炀身上,瞳侧着身子倒在秦炀身上,双手紧紧掐住了秦炀的脖子,”相处这么久,我才知道你原来是个喜欢揭人伤疤的人.”

“我说的都是事实.”尽管瞳用上了全部的力气,却还是被秦炀轻松的掰开了手指.”后来你试图挖掉自己的左眼,却被邻居发现阻止并及时送到了医院.再后来,你遇到了第一个觉得你眼睛很漂亮的人.”秦炀嘴角划出上扬的弧度.”真的很漂亮,就像透过酒瓶看红酒的颜色,也很想在太阳下看石榴籽的颜色.”

“你.”瞳愣了,有个人曾经对他说过同样的话,在他试图挖掉自己左眼未遂被送到医院后.他见过一个小孩子,那是第一个不怕自己眼睛的人.小孩子似乎是陪大人来探病的,手上拿着个熟透了的石榴吃着.他见到自己的时候只是呆了一下就蹦到了自己身边,好奇的打量着自己刚拆掉绷带的左眼.”好漂亮啊,我能摸摸吗?””你不怕我?””为什么要怕”小孩子瞪大了眼睛”你是坏人吗?”瞳无法回答小孩子的问题是.如果我是坏人,我不知道自己坏在哪里.如果我不是,那么为什么所有人都那么讨厌我,害怕我,憎恨我.瞳不明白,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所以他选择学医,所以,他将那些人细细的剖开,他想知道,那些人口中所说的公平,正义,爱,这些东西到底在哪里,可是,剖开了才知道,不过就是一堆肉块罢了.

“瞳,你不可怕.”秦炀轻轻的抱住还在发愣的瞳,”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可怕的人,你也从不是一个真正的坏人,你只不过是用错了方法去对待自己和别人.”瞳安静的任由秦炀抱住,”瞳,我从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知道.”

“是你.”明明应该是个问句,瞳却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对.”

“你还记得?”

“我活到现在只见过一个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忘掉”

瞳忽然有点想哭,从父亲死后,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想哭过了.

“一开始接手你的事情纯粹是因为好奇,一方面你是我认识的人,虽然只见过一面而已.另一方面.你的所作所为在很多方面都难以定论,你研究病毒,你解剖活人做实验,拿活人试药.被你折磨到死的人很多.但同样,你的实验却也同时制造出了能够抵御疫病的药物.其实,你真正的实验产物是那些疫苗而不是病毒不是吗.后来和你相处的久了,我才发现你原来是那么的孤独与自卑,我很惊讶于是乎我去翻了你所有的档案去了解你的一切,才知道你真的不是一个坏人一个疯子,你只是单纯的寻找着为什么从来没有人爱过你罢了这个问题的答案罢了.”

秦炀说完.房间里一片死寂.只剩下两个人的心跳呼吸的声音.过了很久,秦炀才慢慢开口.

“瞳,我喜欢你.”

“为什么.”秦炀感觉到胸口一片潮湿,也听到了瞳在笑.他也笑了.

“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上你,等我察觉的时候,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真是让人难以信服的理由.”大概是埋在秦炀胸口的原因.瞳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

“有时候相信一件事是不需要理由的.”秦炀翻了个身,把瞳圈在自己的身下.”只需要相信就好.”

秦炀慢慢的吻上瞳的嘴唇,瞳的嘴唇很薄,也很软.

“瞳,我喜欢你,相信我.”秦炀伸出手指抚摸着因为亲吻而变得红润的嘴唇.死死的看着瞳的眼睛,瞳也盯着他的眼睛,他们的眼睛里互相映出对方的倒影.

“我相信你.”

 

瞳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任由秦炀把自己抱上床,秦炀的动作虽然急却不显粗暴,很快两个人便坦诚相见了,这一点上瞳不由得佩服秦炀作为军人的行动力,”唔”分身被捉住,带着薄茧的手指熟稔的套弄着,瞳甚少动情,自然是经受不住如此熟练的套弄,很快便变了声调.不多时便泄了出来.秦炀架起他的腿,还带着白浊的手顺着大腿一路抚下,穿过臀瓣来后穴口附近,轻轻揉捻,耐心的开拓.”哈.”瞳的脸上染上红晕,”秦炀!””我在.”秦炀温柔的吻上瞳的眼眸,手上的动作有条不紊.”呃~~~你还真是熟练.”本来只是随口一说,瞳却感到身上的霎时僵硬了.”你???啊!”突然猛插入的手指夺取了瞳所有的注意力.一室旖旎.不过下次还是查查这个人的过往好了,彻底堕入情欲之前,瞳如是想着.

 

之后的日子过得不咸不淡,随着瞳身体的康复,他们二人被安排到了军方指定的研究所宿舍内.说是宿舍,却和平常的公寓没什么太大的区别.甚至还有个自己的小院子.如果无视二十米外岗哨的警卫的话.

“瞳,过来帮个忙.”大门砰的一下被撞开,紧接着就是秦炀咋咋呼呼的声音.

“吵死了,大半夜的嚷嚷什么.你…..”睡眼惺忪的瞳在看到秦炀怀里的小孩子的瞬间就清醒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