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纸

古纸的性别是古纸。

【沈谢】十年1

这是个坑

这是个坑

这是个坑

重要的事情都要说三遍才可以。

很久以前的沈谢坑,现代向,傻白甜,会不会填是个问题

不要催我就这样




你们确定要看吗?确定的话就继续



“啪”看着支离破碎的模型,沈夜实在忍不住,狠狠的给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一耳光,小孩子被打槽了,连哭都忘记了.呆呆的立在那里.大人们听到响声过来查看.看到气红了脸的沈夜和,红肿着半边脸颊呆立着的谢衣.还有一地的模型碎片

“臭小子,你做了什么.”明白过来的沈父瞬间怒上心头,高声冲自己打了人的儿子吼道.”还不快道歉.”

“凭什么要我道歉,明明是他拆了我的模型.”沈夜不服气的回到.

“啪”又是一声响亮的耳光,不过是沈父打在了沈夜的脸上.”臭小子还敢回嘴,谁教你打人了.让你道歉就快道歉”沈父作势又要扇上去.却被谢父拦住了.

“别打孩子了,这事确实是我们家小衣不对,也难怪阿夜会生气.真是抱歉啊,小衣来,快和大哥哥说声对不起.”谢父把小谢衣往沈夜面前推了推,”快”小孩子这会也回过神来了,似乎是被打狠了.只是一个劲的哭,不停的打着哭嗝,半个字也说不出来.谢父无奈的把小孩子搂在怀里,对沈夜道歉.”真是抱歉了.弄坏你的东西”

沈夜陈着脸不说话.慢慢捡起地上散落的零件.

沈父一脸尴尬的送走了新邻居.回头看见沈夜跪在地方摆弄模型就气不打一处来.”死小子,整天就知道摆弄你那些模型,也不好好念书.看你这学期的成绩.整天就知道玩…….”

“我才没有只知道玩.”

“那看看你这学期的成绩单,才小学你就敢给我挂红灯.你这还不叫只知道玩?每天一放学就不知道跑哪撒野去了,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

“那你就当你抱错了好了.”大抵所有的小孩子都厌恶被父母说教.沈夜吧手中的碎片狠狠往沈父身上一掷.飞也似的跑出了家门.

“唔……..嘤……啈……”小孩子赌气的离家出走又能跑多远.沈夜坐在离小区不远公园角落中的长椅上,不住的抹着眼泪.其实沈父说的也都是事实, 可是10多岁的男孩子真是熊的时候.一个望子成龙,一个玩心不泯.两相抵触便产生了一次次的争吵.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仲秋的天气总是早晚特别冷.沈夜穿着单薄的T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肚子也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虽然很不情愿,但沈夜还是迈着步子向家的方向走去了.

家里果不其然还是给自己留了热腾腾的饭菜.沈母,颇有些无奈的看着又闹起变扭的两个人,又给沈夜盛了满满一晚排骨汤.

正在沈夜大战筒子骨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沈母一开门,就看到谢父满头大汗的站在门口.

“你们有没有看到过小衣?”

“小衣怎么了?晚上吃饭前他来过一次文阿夜在不在.”看着谢父慌乱的样子沈母也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小衣不见了,附近都找过了,哪里都找不到.”得到否定的答案谢父的脸上已经隐隐的浮现了绝望的神色.

 

“小衣不见了?”沈母闻言也是大惊想到那个白白香香软软的小团子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受冻挨饿,母亲的天性让他不由得感到一阵心疼.”别急,我们帮你找,这地方我们住了十几年了,一定能找到小衣的.”沈母和沈父急急忙忙的穿好外套.”阿夜你吃完了把碗放到水池里就好,老老实实在家里面呆着啊别乱跑,爸爸妈妈一会就回来.”

家里面很快就安静了下来,沈夜一小口一小口啜着排骨汤.浓郁的肉汤很快便见了底.沈夜把碗筷都放进了洗脸池.那个熊孩子,沈夜愤愤的想着,刚搬过来就敢一个人到处乱跑,这下好了吧,走丢了吧,让你熊.

没父母看着沈夜当然不可能乖乖的写作业.父母不在家偷偷去看电视才是正确的选择嘛.沈夜看着看着,却不由得想起来白天的那个熊孩子,被自己打红了脸呆立在那里的熊孩子,在爸爸怀里哭的直打嗝的小团子.

不知道能不能找回来啊.

虽然父母叫自己好好呆在家里,不过臭小子沈夜怎么可能这么听话呢.要说对附近毒熟悉程度,大概没有哪个大人可以比得过天天在外面撒野的孩子了.沈夜很快就拐到了一个僻静的小巷子.这条虽然紧靠着大马路,但两边都是高楼大厦,所以常年被笼罩在阴影里,巷子本身又窄的可以.所以几乎没有几个人会走.不过有时候在外面玩的太晚了沈夜经常会从这里抄近路回家.

“呜~~~”在阴暗无人的小巷子里面听到哭声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见鬼了.沈夜听到哭声的时候整个人都炸毛了.直到会到人流不息的大马路上才渐渐回过神来.

“呼~~~~~呼~~~~~”沈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刚的一阵狂奔让他的心脏差点从胸腔里面跳出来.”大半夜的到底是谁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吐槽刚刚吐了一半,小孩子猛然回过神来,朝着巷子深处奔去.

巷子深处在哭的正是走丢了的小谢衣,也不知道他这半天都跑到了哪里.身上脏兮兮的,还有好几个口子,脸上蹭破了皮.

“喂,你怎么跑到这里了.”沈夜伸手想要拉起谢衣,刚碰到他,小孩子就好像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狠狠的打开了他的手.”你干嘛.”本来就对这个弄坏了自己模型的熊孩子没有太多的好感.现在好心还被当成驴肝肺.沈夜直接吼出来了.小孩子这才认出这是谁.”沈 ……哥 ….哥……?”小孩子怯生生的叫着.”你,还好么?”沈夜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我  我找不到家了唔”小孩子死死的抓住沈夜的衣角,低声说道.

“好啦好啦我带你回家.”沈夜拉起小孩子脏兮兮的手.

“呀,脚  脚扭到了  痛   “小孩子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真是麻烦,来,我背你.”

“谢谢大哥哥”

小巷子里,一大一小两个身影重合在一起被拉得很长很长.

 

“沈哥哥!”小孩子的声音脆生生的,再配上白白软软的脸蛋.直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干嘛?”沈夜没好气的说,自从上次把乱跑的小谢衣给领回家后,小孩子就缠上了自己,一口一个沈哥哥,天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转悠.更要命的是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他啊.不论是楼上的王大妈还是楼下混沌摊子的赵老头,每次一见到他就和见到了人民币一样开心.最可气的是自己的的爹妈对他居然比对自己好!!!!!

“今天晚上爸爸不在家没人烧饭,我可不可以去哥哥家吃饭啊.”小谢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满脸期许的望着沈夜.

“不行!!!!!!!!”一想到如果这个小子去自己家吃饭那么饭桌上又会出现肉末茄子沈夜觉得这简直是不能忍.谢父是做地质工作的常常需要出差到处跑.谢母在生谢衣的时候难产走了.谢父为了小谢衣便没有再娶.但又没法整天陪着孩子,更不可能把这么小的孩子带到深山老林里面.没办法只能请了保姆来照顾小谢衣.保姆一开始还好好做事,后来看谢父常年不在家,谢衣又小好欺负.就开始偷懒了,饭也不好好做.经常是买点包子馒头什么的应付过去.有天被沈母撞见谢衣在啃冷馒头,二话不说就把那个保姆骂了一顿.回头就和谢父说让那个保姆卷铺盖滚蛋,以后你出差就让谢衣到我们家吃.谢父一开始还不好意思麻烦,后来架不住沈母一通喋喋不休,两家又是对门,来去也方便.自从谢衣就经常到沈夜家蹭饭.有次谢衣说沈母做的肉末茄子超级好吃,把沈母哄得乐开了花,从这以后只要谢衣来家里吃饭,桌上总有这道菜.可是…….妈妈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啊,我不吃茄子不吃茄子不吃茄子啊.有天沈夜终于受不了爆发了.却被沈母以”你都多大了还挑食,小衣一个人多可怜,不就是个茄子嘛,你喜欢吃的我不也是经常做.”堵了回去.妈妈我果然是充话费送的吧.

“是吗.”被拒绝了小谢衣的声音不由得低了下去,还带了点哭腔.”那我自己去买馒头,爸爸给我钱了.”

“沈夜你这个混蛋又欺负谢衣.”华月看见这一幕,直接甩着手中的笔记本给沈夜后脑勺重重的来了下,一击必杀.”小衣不哭啊,看我帮你收拾这个坏蛋.”华月又扇了沈夜记下,”小衣要不今天去我家吃吧.我妈妈今天炖了竹笋老鸭煲,可好吃了.”

“华月姐姐.”小谢衣高高兴兴的叫着姐姐,”可是华月姐姐不是要去沧溟姐姐那里吗?带着我会不会太麻烦了?”不愧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谢衣,刷的一手好感度.

“没事,我今天正好要去医院.沧溟的笔记我带过去就好.”瞳拄着拐杖慢慢的走过来.

“唉,可是瞳你走路不方便可以吗?”华月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我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今天去医院检查没问题的话就不用拄拐了.也就两本本子而已.没事的”瞳边说边接过华月手里的笔记本.

一行人就此分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走了两步,谢衣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溜烟的跑到了沈夜旁边,从书包里翻出一样东西塞在沈夜的手里.”沈哥哥,这个给你.上次弄坏了你的模型对不起.”小谢衣一口气说完后又哧溜一下蹿回了华月身边.

沈夜看了看自己手心.一只小小的样子笨拙的木鸟安静的躺在那里.

 

“什么嘛”沈夜嘟囔着,却还是郑重其事的把小木鸟收进了书包.

过不了几天,便是孩子们最为喜欢的日子了,要放寒假了.对于孩子们而言,寒假,便意味着好吃的好玩的还有最重要的压岁钱.不过在这之前,有一件事不得不应付,那就是------期末考!!!沈夜的成绩一向不是太好,不是他苯,而是他太贪玩了不肯好好学.于是每每在考试之前总要挑灯夜战抱佛脚,尤其是期末考,要知道寒假之前的期末考可直接关系到压岁钱的多少.

“沈夜哥哥,好晚了,沈哥哥还不睡吗?”小谢衣一觉醒来,发现沈夜还在灯下背着书.看了看一旁的钟表,已经过了1点了.

“别吵,你睡你的好了.”沈夜正专心抱佛脚,谢衣一打岔,刚刚背下的几行课文又泡汤了.沈夜愤愤的看着这个到自己家混吃混喝最后还混上了自己的床的小鬼.没办法,谁让沈夜自作孽蹦榻了客房的床呢,不过这件事也有这小鬼的一半责任,明明他也又一起蹦,结果最后挨骂的只有沈夜一个人,而且还不得不把自己的床分这小子一半.真是可恶.

“唔~沈哥哥这个给你.”谢衣抱着棉被罩着沈夜的头就罩了下来.

“混蛋你干嘛????”沈夜愤怒了,真的愤怒了.

“晚上凉,盖被子暖和.”小谢衣奶声奶气的嚷道.从书包里拿出了自己的课本,”我陪沈哥哥一起看.”

“谁…..谁要你陪啊”沈夜一把扯开谢衣的书,连人带被子的一起抱到床上.”快睡觉.”

“沈哥哥也睡觉.”小谢衣拽着沈夜的袖子,清澈的眼睛中透出一种坚定,”沈哥哥睡觉!爸爸说过小孩子不能晚睡,会长不高.”

“谁是小孩子啊!好啦好啦我这就睡觉还不成嘛.”被小孩子拽的没办法,沈夜只好脱了衣服乖乖躺下睡觉.一躺下,沈夜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困.小孩子本就不怎么能熬夜.熬了这么久更是累得不行.几乎是一沾上枕头,沈夜久睡着了.

“沈哥哥?”谢衣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沈夜已经秒睡了,只能作罢.谢衣把被子往沈夜身上盖了盖.挪到沈夜边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着了.”晚安,沈哥哥.”谢衣也闭上了眼睛,慢慢的睡了过去.

至于第二天的期末考试…………沈夜看着成绩单觉得今年的压岁钱无望了,再糟糕一点….突然觉得屁股好痛QAQ

 

虽然屁股被揍开了花但是寒假君还是如期到来了.

“喂,谢衣你在不在家?”沈夜提着饭盒敲了敲谢衣家的门,却发现门市虚掩着的.”奇怪了,门怎么是开着的??难道…….”沈夜大惊,冲进谢衣家里.却看到小谢衣呆呆的抱着电话话筒.

“喂,谢衣你怎么了?”沈夜轻轻的拍了下谢衣的肩膀.

“呀!!”谢衣尖叫着回头,沈夜发现他的眼睛红红的,脸上一塌糊涂.

“你怎么哭了?”

“没,没什么.”谢衣赶紧用袖子擦了擦脸,用力的吸了下鼻子,挤出一个像哭一样的笑容.”沈哥哥怎么来了.”

“到底怎么了?”沈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伸出手来揪着谢衣圆嘟嘟的小脸,用力揉搓着.”快告诉我.”

“痛痛痛痛痛.沈哥哥QAQ”谢衣被沈夜这么一揉,眼泪又出来了,两只小手拼命的拽着沈夜的手,奈何自己人小力气小,怎样都无法从沈夜的魔手下逃脱.”沈哥哥放手啦.痛.”

“你不告诉我我就不放手.”白白嫩嫩的小圆脸捏起来手感不要太好,沈夜玩上了瘾,越发用力的揉搓起来.

“沈哥哥!”被揉捏的 久了,加之情绪还没平复过来,小谢衣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呜呜呜呜,爸爸欺负我,沈哥哥也欺负我呜呜呜呜”

“哎,谢伯伯,谢伯伯怎么了?”沈夜停止了对谢衣脸蛋的摧残.

“呜呜….嗝,爸爸最讨厌了嗝又要工作嗝,爸爸不要小衣了,讨厌爸爸嗝,小衣不要一个人嗝,大家都能在一起的嗝.”谢衣越哭越凶,连说话都开始不利索了,不停地打着哭嗝,眼泪水爬了满脸.

虽然谢衣说的断断续续含糊不清,但沈夜还是听明白了.虽然知道谢伯伯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年不回家,但没想到连过年都不能回来.谢衣哭的越来越凶,整个人都哭的有些抽搐了.

“哎哎哎你别哭了别哭了.”看着哭得不能自己的小团子,沈夜只觉得胸口里面有块地方堵得慌.”哎呀别哭了,谢伯伯不在我陪你过年就是了.”话一出口沈夜久愣了.我在说什么啊啊啊啊啊!!!

“真的吗?”似乎是沈夜的话起了作用,或者只是哭累了.小谢衣慢慢的止住了哭声,抬起脸来望着沈夜,”沈哥哥真的会陪我过年吗?”

“我.”沈夜望着谢衣哭的肿起来的眼睛,还有刚刚才被自己揉捻的红红的脸蛋.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当然两字.

“那明年要是爸爸还不回来沈哥哥还会陪我过年吗?”谢衣小心翼翼的问道.

“当然,以后我每年都陪你过年好不好?”沈夜拍了拍胸脯答应道.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过.天啊我怎么就这么答应了这个小鬼头呢!!!!沈夜深深地怀疑自己刚才一定是被什么附身了.

“嗯,谢谢沈哥哥,沈哥哥对我最好了嘻.”谢衣露出来一个真正开朗的笑容.

算了.和这个小东西一起过年.似乎也不算太坏.

 

就这样,谢衣这个年就果断窝在了沈夜家.

三十的年夜饭总是让人让人期待,今年多了谢衣在家里吃饭,沈母更是是除了浑身解数,满满一桌的好菜让人都不知道改从哪个开始吃了.

“小衣来,常常这个蛤蛎蒸蛋,这个蛤蜊蛮新鲜的.这个时候这么新鲜的蛤蜊很难买呢.”沈母舀了满满一大勺嫩嫩的鸡蛋放在了谢衣的碗里.

“谢谢沈伯母.”谢衣立马把嘴塞的满满当当的.

“哼.”沈夜没好气的从鼻孔里面轻轻的哼了一声,”我也要.”沈夜说罢便把碗低了过去.

“你啊.”看出沈夜是在吃醋了,沈母轻叹一口气,也给沈夜舀了慢慢一勺子蛤蜊鸡蛋.沈夜满意的大口吃了起来.

“沈哥哥,我想吃那个鱼 .”短手小谢衣指着桌子中间的红烧鱼,可怜巴巴的望着沈夜.

“鱼不能吃,过年时候的鱼要等到初五才可以吃.这叫年年有余!”沈夜夹起一块红烧肉,塞进了谢衣的嘴里,”吃这个.”

“唔~~号起,谢谢神果果.”谢衣被沈夜塞了满嘴肉,只能能含含糊糊的说着.

“呵呵,看来阿夜和小衣相处的不错啊.”沈母掩嘴微笑着,”这样坐在一起吃饭,感觉就好像家里面多了一个孩子一样呢,孩子他爸你说是不是呢”

“才,才没有.”沈夜赶紧岔开话题,”我要吃什锦菜.”

“好好,呵呵呵.”沈母微笑着给两个孩子一人夹了一筷子菜.

“阿夜,一会吃完饭你带小衣洗个澡.”一直没说话的沈父开口道.

“哎,为什么.”

“听话,小衣太小了一个人去泡澡不安全.”沈父啜了一口酒,慢悠悠的开口.”你看小衣这么喜欢你,你也有点作哥哥的自觉吧.”

“哦.”沈夜回答的心不甘情不愿.

 

“哇哦,好多泡泡啊.”大概是第一个泡泡泡浴.谢衣惊奇的望着满是泡泡还漂浮着些许薰衣草花瓣的浴缸.迫不及待的脱了衣服跳了进去.

“喂,小心滑!”沈夜还没说完,就听见扑通一声,谢衣瞬间便消失不见了.只留下泡沫堆中间一长串的气泡.

“你.”沈夜不由得气结.赶紧一爪子把谢衣从水里捞起来.”都说了滑了你还这么不小心.作死呢?”赶紧拉过一旁的毛巾,擦着面前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团子.

“咳咳,对不起咳.”

“好啦好啦,别哭了.”沈夜抱住小团子,轻轻的拍打着谢衣的背.让他把呛进气管的水咳出来.”过来这里,小心点坐下来.我帮你洗头发.”沈夜拉着小谢衣让他坐到自己的怀里.倒了点洗发露在谢衣的头发上,慢慢的揉搓起来.”闭上眼睛,要是弄到眼睛里疼了记得叫.”谢衣的头发软软的,摸起来异常舒服.”要冲咯.”温热的水从谢衣的头上流下,头发都一缕一缕的黏在谢衣白净的脸上.这么看起来,真是好可爱呢.

这场澡洗澡最后不出意料的变成了水仗.两个人弄得卫生间里面到处都是水.一个一个都被沈母狠狠的揪了耳朵.

过年按理是要守岁的,谢衣太小,熬不住困.早早的就去睡了.零点的鞭炮声响过,沈夜轻手轻脚的钻进被窝.小团子果不其然的睡熟了,即使客房的床换了新的小团子还是赖在沈夜的房间不肯走.左右床够大,大人也就任由小团子一直赖在沈夜这里了.沈夜拉了拉被子,把自己和小团子裹紧.犹豫了下还是把小团子抱在了怀里,抱着果然暖和了许多.

“晚安.”

 

过年的另一项必不可少的活动就是走亲戚了.沈母不放心把谢衣一个人丢家里于是乎也把谢衣带着去了.弄得他们家的亲戚还以为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孩子.不过谢衣天天粘着沈夜.长得又讨喜嘴又甜,虽然不是自家人,但还是拿到了不少红包.额,应该说谢衣拿到的红包厚度比沈夜还厚上那么一点点.只是拿红包也是有代价的,这几天谢衣的脸都快给七大姑八大婆揉肿了.谢衣非常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尤其是女性.都那么喜欢揉他的脸,有时候揉还不够,还吧唧一口亲在脸上,流下一个口水印子.不过不懂的事情就要问,这样才是好孩子.

晚上睡觉的时候,谢衣照例还是和沈夜挤一床被子.

“夜哥哥,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捏我的脸,还亲我啊.”谢衣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谢衣,昏暗的室内只有从窗帘缝中投过来的淡淡月光,衬的谢衣的眼睛越发明亮.

“当然是喜欢你啦,笨蛋.”沈夜盯着谢衣的眼睛,突然之间脸一红,赶紧缩到被窝里.

“喜欢?那我也能亲我喜欢的人吗.”

“可以啊.你想亲谁啊.”沈夜话还没说完,就感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脸颊.

“你你你你你你干嘛?”深夜瞬间脸红到了耳朵根.”你干嘛亲…亲我?”

“夜哥哥不是告诉我可以亲自己喜欢的人吗?”谢衣露出了两个可爱的酒窝.”我喜欢沈夜哥哥,最喜欢了.”

新年很快就过去了,元宵节的到来意味着新年的正式结束,也意味着最后的狂欢.元宵的灯会更是让小孩子们玩疯了.

“拉好我,别走丢了.”沈夜拽了拽一旁看花灯看到入神的谢衣.”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啊.”谢衣猛然回神,指着旁边的一盏精致的兔子灯笑着对沈夜说,两个甜甜小酒窝挂在嘴角.

沈夜一愣,半响才回过神来.“喜欢么.我帮你买吧.”自从上次之后沈夜久发现自己对谢衣扑闪眼睛露出酒窝的笑容特别没有抵抗力,见一次楞一次,然后稀里糊涂就答应了好多事.

“老板这个多少钱.”沈夜摸了摸自己的压岁钱,心疼的指着那个兔子灯.

“35块.要不要.”

好贵,沈夜瞬间觉得自己心在滴血.”要.”

“拿着,别弄掉了.”沈夜一点认命的表情.自己的压岁钱几乎都花在这小子身上了.

一转身,哪里还有谢衣的人影.

“熊孩子.”沈夜一惊,赶忙四下寻找起来.可灯会人山人海,要找一个小孩子谈何容易.

“谢衣,谢衣,你在哪里????谢衣~~~~”沈夜盲目的在人海中寻找着谢衣,可大海捞针谈何容易.

死小子,到底跑哪去了.

 

沈夜觉得自己快疯了,急疯的.他已经绕着整个庙会跑了两圈了,可见到的除了人还是人.根本一点都找不到谢衣的影子.

熊孩子,沈夜抹了抹自己下巴上的汗水,腹诽道.又开始了自己第三圈的寻找.

然后直到庙会散场沈夜都没能找到谢衣.

“死孩子你跑哪去了,我和你爸找你找得都快急死了.”

“妈,对不起我……”沈夜踌躇着回头,然后瞬间瞪大了眼睛望着沈母身旁的那个小小的身影,”你你你……”

“什么我啊你啊的,你这个死孩子,跑到哪里去了我和你爸还有小衣都担心的要死.”沈母埋怨道,”好啦快过来,庙会都散场了我们也该回家了.”

多年后沈夜偶尔会回想起这个场面,也许有些事情一开始就注定了,就像自己当年在庙会上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小时候的谢衣一样.自己总是找不到他.

晚上睡觉的时候沈夜问了谢衣,自己给他买了灯笼之后他到底跑哪里去了.

“唔,夜哥哥给我买了灯笼之后我转头看见沈伯母就在旁边就跑到她旁边了.刚转身想叫你过来就找不到你了.沈哥哥你跑到哪边去了啊,我和沈伯母都好担心你啊,原本沈伯母还给你买了棉花糖,可是庙会人太多了被挤坏了好可惜呢.”谢衣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开心,不知道是在心疼棉花糖还是在心疼沈夜.

“你”沈夜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了,明明找人的那个是自己好么,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变成是自己走丢了呢!!!!!还有没有天理了.”睡觉╭(╯^╰)╮”沈夜决定翻过身不理他了.

元宵一过,假期也就差不多结束了.同学们也要开始上学了……前提是,同学你的寒假作业写完了吗?

沈夜自是不用说------肯定没写完╮(╯▽╰)╭于是乎,很明显他又要熬夜了,又因为谢衣还住在沈夜家,所以更明显的就是他肯定熬夜熬不成.熬不成的下场是什么呢?很简单就是作业没写完呗,没写完的下场呢,自然就是叫家长咯.然后呢?自然就是…….

屁股好痛QAQ

沈夜捂着自己的屁股躺在床上哼哼着.都怪那个小子,往年自己熬夜明明是可以写完了!!!

“夜哥哥,伯母说让我来帮你涂点红花油,不然明天会更痛的.”谢衣一手拿着红花油一手拿着医用棉球走了进来.

“不要!”沈夜条件反射的捂住了自己的屁股,给比自己小的孩子看被打开花的屁股什么的真是太丢脸了有没有啊.”让我妈妈过来帮我涂,才不要你涂.”

谢衣讪讪的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从厨房的方向传来了沈母的声音:”阿夜别闹我在忙着做饭,你让小衣给你涂,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沈夜你就认命吧.

 

一年就这样平(ji)平(fei)安(gou)安(tiao)的过完了.一开学,沈夜不由得开始忙了起来,毕竟,到了小学的最后一年了,忙也是自然的.此时的沈夜更加对自己身边的那个优哉游哉的小子看不顺眼了.小学六年级和小学三年级的忙碌程度差距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每次看到那个小子在自己身边优哉游哉的吃着零食看着闲书的时候,沈夜都恨不得把他塞进书柜里.”沈哥哥,你的作业好多啊.”谢衣把自己的小脑袋凑到了书桌前面.”沈哥哥好厉害啊,这些我都看不懂呢.”废话你要是看的懂就怪了.”一边去,别打扰我写作业.”沈夜不耐烦的把谢衣的脑袋推了下去.

很久之后,沈夜都没能在像今天这样两个人挤在一张桌子上了.

 

 

三年的年龄差距虽然不大,却限制了许多事.初中,高中,三年的差距总是让他们擦肩而过.

 

 

“我回来了.”沈夜有气无力的推开家门,一进门就整个人瘫在了沙发上.考完了考完了万恶的高考终于正式结束了.

“欢迎回来,感觉怎么样?”沈母递过来冰好的饮料,关切的问道.

“感觉还可以吧.”总算是解放了啊.

“中午叫小衣一起过来吃饭吧,小衣也快要中考了呢.好久没见他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谢衣他回来了?他不是住校的吗?”自从自己上了初中之后,就很少有时间和他呆在一起.初中不同于小学的紧张节奏让自己无所适从.经常是谢衣放学回家了自己还在上课,等自己放学回家吃完晚饭写完作业,谢衣已经睡着了.然后等自己要准备上学的时候,他还在床上睡着.后来自己上了高中,他上了初中之后就住校了,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就更加少了.真的有好久都没见过他了.”我去叫他.”

沈夜按了门铃却没有人来开门.”奇怪了,不是在家的嘛?”门倒是锁得好好的.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沈夜干脆的拿出了钥匙开门.一开门,铺一股热浪袭来.甭说空调了,这架势怕是连电风扇都没开,熊孩子这是打定主意要中暑了么.沈夜在心里默默的(╯‵□′)╯︵┻━┻.冲进卧室,谢衣趴在书本上正睡着,桌子旁边还有一盘吃了一半的西瓜,沈夜看了眼空调遥控器,26度,有对着空调按了几下……..多久没交电费了啊.

“喂”沈夜重重的拍了下谢衣的肩膀,许是受了热,谢衣睡得并不安慰,被沈夜一拍,直接跳了起来,顺带打翻了盘子.噼里啪啦.”阿夜?你怎么来了.”

“我来叫你去我家吃饭,你也真是的,这么热都能睡着,也不怕中暑?”沈夜一边说这一边撩开谢衣的刘海,把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还好,没发烧.”近在咫尺的距离,谢衣看着沈夜瞳孔中自己的倒影,心就突然跳漏了一拍.”我没事啦.”慌忙的挣开,”不是说去你家吃饭么,快点走吧我肚子都饿扁了.”看见谢衣活蹦乱跳的样子,沈夜也就放心了,收回自己的手向后退了一步.砰,不幸踩中了西瓜皮的沈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阿夜!!!”谢衣大叫着想把沈夜拉起来,砰…完成了[成就 两连摔]的西瓜皮默默地在桌肚子下深藏功名尘与土.

正从地上挣扎着要爬起来的沈夜被谢衣一撞,后脑勺再次与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直撞得眼冒金星.”阿夜,你没事吧.”谢衣一手撑着地一手捂着撞得生疼的鼻子.”还好.”沈夜的回答显得有气无力,”阿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没事,啧,你怎么搞的,怎么这么轻?”沈夜端起谢衣的脸,仔细观察着,果然似乎比记忆力的又消瘦了一点.”你在学校都不吃饭的吗?””我有好好吃饭啊.哪里瘦了啊.”谢衣负气的拍开端着自己脸的手,”一直不好好吃饭的是你吧,每次都挑食.””呵,那每次都把青椒胡萝卜夹到我碗里的是谁?嗯?”说话间沈夜再次抬手掐住谢衣的脸颊用力的往两边扯.”疼疼疼,阿夜是坏人QAQ"两人嬉闹着,谢衣突然刷的一下脸红到了耳朵根.

“怎么了?”看到谢衣突然红了脸,沈夜下意识的想去探他的额头却被他躲了过去,“没事,阿夜我们快走吧,伯母应该等急了。”沈夜这才意识到谢衣刚刚一直跨坐在自己身上,脸上登时一热。不过还有一件事,沈夜长臂一挥,把将要从自己身上爬起来的谢衣有捞了回来,“谢衣,你怎么开始叫我阿夜,不叫哥哥了?”“我 我..”谢衣当即愣了,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没大没小。”沈夜得出了熊孩子就是熊孩子的结论。

 

 

好了就这样了,再次提醒这是个坑。

因为是个坑所以不打tag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