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纸

古纸的性别是古纸。

艾欧泽亚记事1

“刺啦”小柯看着那个载着小矮子飞奔而去的滚滚黄色身体,愤愤的咬碎了好不容易从它那里抢到手的基萨尔野菜。

      珂诺诺觉得最近自己召唤坐骑的等待时间明显长了不少,而且,她总觉得,自己的肥啾,是不是瘦了?虽然自己一直不厚道的拿野菜来引诱他跑路但是私下里绝对绝对没有少喂他一点半点。是不是最近一直召唤他运动量太大了?回去多喂一点好了,毕竟肥啾不肥,和自己家的那只sss型的陆行鸟有区别吗。嗯,就这么决定了。到达目的地的珂诺诺解除了召唤,顺手把竹竿上的野菜喂了肥啾。翻了翻任务手册,今天的任务有“采集烧柴用的柴火”“采集库尔扎斯薄荷”“给基萨尔野菜除草”咦,看来可以去询问下肥啾的事情呢。


       “胖陆行鸟变瘦了?这还真是少见呢,大多数领到他的冒险者都在抱怨它越长越肥呢。”陆行鸟房的员工捂着笑答道“是不是病了呢?食欲怎么样。?

       ”每天投放的野菜都没有剩下的,而且每天去投喂的时候都能看到满地的野菜碎屑。真浪费。“

       ”哦呀,野菜碎屑?奇怪了,从来没有其他冒险者向我们反应过这样的情况。而且满地都是野菜听上去不太像是进食时漏下来的,倒更像是抢食的时候造成的。陆行鸟站里的陆行鸟在刚开始接受训练的时候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有时还会出现因为抢食而发生的打斗,这种打斗很有可能造成陆行鸟骨折。所以必须格外小心对待刚开始受训的陆行鸟呢。“

 “抢食?不会吧……多谢我这就回去查看”
 “若是陆行鸟生病了还请尽快送到陆行鸟站来”陆行鸟站的女员工温柔的行了个礼。
 
 用餐时间

 珂诺诺偷偷摸摸的埋伏在了自家部队鸟廐外面,幸好自己是个能被自家池塘淹死的拉拉菲尔,要是个鲁家这块板一顶遮不住我。暗自腹诽的时候鸟廐中突然传来了咔哧咔哧的响声,悄悄的探出了一个脑袋的珂诺诺立刻被吓的张大了嘴巴。鸟廐中自己的陆行鸟小柯正在奋力的往自己的鸟甲上串着野菜。虽然部队是双蛇但是珂诺诺本人是黑涡团下属,黑涡团的陆行鸟武装鸟甲的头甲上有个十分威武霸气的角,现在这个角上却挂满了野菜,看上去分外奇妙。只不过这些野菜是……
 “小柯!快把肥啾的野菜放回去……”话还没说完,珂诺诺就被逃逸的小柯甩了一脸沙土,惊讶于小柯反应,珂诺诺直到那个红黄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外時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的牵过里自己最近的肥啾,向着小柯逃跑的方向追去。
 
 “咕~~”停下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主人会不会找到自己。每天都被主人细心洗刷的羽毛鸟喙和爪子早在自己毫无章法的乱逃中沾满了灰尘和杂草。这次一定会被主人狠狠骂一顿吧。
 小柯奋力的把角上串着的野菜蹬下来,只剩下一个脏兮兮的野菜了,不过不吃的话就只能饿肚子了。

 “呀”冰冷的雨滴顺着脖子划过皮肤流到衣服中,珂诺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死鸡崽子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已经开始下雨了,夜晚的黑衣森林虽然临近格里达尼亚却仍非太平之地。“小柯!!!”“咕啾!!!”“小柯,快出来!!!”“咕啾!!!咕啾啾!!!”

 “噼里啪啦”雨渐渐的变大了,雨滴透过树枝和叶片之间的间隙渐次落下,柔软的草地在雨水的浸染下变得泥泞而沉重。“咕~~”被打湿的羽毛和鸟甲格外的沉重和寒冷。小柯卷缩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下瑟瑟发抖,尽管有岩石挡雨,但是风还是执着的把雨水准确的送到身上。“咕~~”最后连脏兮兮的野菜也被魔物抢走了。独自一鸟的小柯又饿又冷。
 
 “啊砌”珂诺诺吸了吸鼻子,把自己身上的毯子裹得更紧了些。冒雨在森林里逛了大半夜的结果就是珂诺诺现在恨不得把自己丢进旁边的壁炉中烤上一烤。“啊啊啊啊啾”也不知道死鸡崽子现在怎么样了,要是碰上魔物或者偷猎者就麻烦了,而且从小被训养的小柯也不知道会不会自己找吃的。一想到这些,珂诺诺就觉得自己的头更加疼了。
 “呦~~小矮子早啊”从窗口窜进来的正是部队的部长大人糖炒栗子是也,一只有些柔顺黑毛的画风多变而逗比的逐日之民。
 “早啊栗子,快切白魔开给我刷个圣疗。”
 “呦,小矮子再缩就没了啊。”紧跟着糖炒栗子进来的是小星星,从部队的御用铁桶坦,一只有着看上去十分扎手但实际手感异常柔软尾巴的白毛逐日喵。“糖糖切白魔,小裤衩可萌可萌了”
 心好累,珂诺诺觉得自己不仅头疼,眼睛也开始疼了。
 “想得美。”栗子毫不留情的摔了小星星一尾巴。然后切了个学者。顺带一提这位是个全职业制霸的喵。
 生命净化之法,生命活性之法,鼓舞激励之策。一道道回复术让小小的感冒瞬间烟消云散。

深深的为我的懒癌默哀,明明手稿撸了一大堆了,一抹游戏就停不下来


        “呜~舒服了舒服了,好了我去办正事了,你两慢慢顺毛哈。“珂诺诺跳下沙发,挥了挥手,敢在自己被山下之前头也不回的出了大门。

      ”肥啾,今天还要再辛苦一下你,我们..........#¥%……&*“饶是脾气再好,珂诺诺还是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鸟厩里面空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半点肥啾的影子,一个两个都这样,离家出走好玩吗???

      ”咕“好冷,好饿。雨后的森林变得泥泞而潮湿,薄薄的雾气给所有的物体都蒙上了一层白纱。”咕!!!!“一个不留神,小柯一脚踩上了偷猎者所布下的捕兽夹。虽然捕兽夹的尖齿无法穿透鸟甲,却把小柯死死囚禁在了原地,仅凭小柯一个人的力量完全无法挣脱。”咕,咕,咕,咕“好想回家,我要回家!小柯黑曜石般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

       ”刷拉拉“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魔物吗?糟糕,会被杀掉的。在心中的紧张情绪的驱使下,小柯拼命的挣扎着,除了一声刺耳过一声的金属摩擦声外,捕兽夹没有半点松口的意思。“咕!!!”,身影蹿出额时候,小柯下意识的把头插进了自己的翅膀里闭上了眼睛。“咕唔,咕唔。”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小柯偷偷的从翅膀中探出了半个脑袋,眼前充斥着大片的金黄。“咕?”出现在眼前的是叼着一颗野菜的肥啾,“咕?咕咕咕咕咕咕?”“咔”肥啾一把把嘴里叼着的野菜插在了小柯鸟甲的角上。“咕!”刚刚还沉浸在惊讶和负疚中的小柯瞬间炸成了毛团子。“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啾,啾叽。“肥啾叫了两声,然后转了转圆滚滚的脑袋,从地上啄起一段看上去十分结实的树枝,卡进了捕兽夹的缝隙之中,用力一踩,捕兽夹”咔“的一声被敞开了。”咕啾。“”咕。”小柯从地上爬起来,甩了甩爪子。有鸟甲保护着没有十分明显的皮外伤,但捕兽夹的力道还是造成了严重的瘀伤。

      ”咕,咕,咕。“被自己一直敌视的肥啾救了,感觉真是太尴尬了,不过还是得道谢。”咕。“”咔嚓“刚抬起头想道谢的小柯突然觉得头上一沉,”吧唧吧唧。“盯了一会肥啾不停上下开合的鸟嘴小柯才意识到它刚刚吃掉了原本插到自己头上的野菜。饥饿感和尴尬让小柯到嘴边的感谢变成了愤怒的嚎叫。肥啾丝毫不理会在自己面前上蹿下跳的小柯,满足的咽下野菜,扒了扒自己蓬松的羽毛,扒出了一个黑衣苹果,准确无误的塞进了还在叽里呱啦个不停的小柯嘴里。

       世界顿时安静了呢。

       急急忙忙跑出住宅区的珂诺诺刚踏上花蜜栈桥,就看到两个黄色的身影朝着自己飞奔而来。”小柯,肥啾。“飞奔过去保住了自家的两只,熟悉的味道让珂诺诺一颗心落了地。”你们两个混蛋,离家出走好玩吗!你们两个今天都没有野菜吃了。快回家洗澡,脏死了。“

      ”咕啾。“肥啾用肥胖的身体轻轻撞了一下因为被骂而低下头的小柯,对它眨了眨眼睛。



下章是挖宝的梗,部队成员会来一次集体出场。

我真的没有在黑会长


评论

热度(2)